呼和浩特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养生

抗美援朝时期中美外交战

来源: 作者: 2019-05-15 01:02:41

抗美援朝时期中美外交战

60年前的抗美援朝战争,是新生的中国与当时世界上强大的美国进行的一场面对面的军事较量。在战场上,不可一世的美国并没有占到多大便宜;而在战场背后没有硝烟的外交战场上,美国照样没有捞到好处。在这场中国对美国开展的外交斗争中,不仅打破了美国对新中国的外交围堵,扞卫了抗美援朝军事斗争的胜利,而且树立了新中国反对霸权主义的形象,提高了新中国的国际威望。

冲破种种阻碍,以伍修权为首的中国代表团走上联合国这一舞台,毛泽东称之为“大闹天宫”

1950年6月,新中国刚成立几个月,便爆发了朝鲜战争。6月2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命令美国驻远东的空军、海军参战,支援朝鲜南方李承晚政府。27日,杜鲁门公开宣布武装援助南朝鲜,干涉朝鲜内政;同时决定以武力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命令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向台湾海峡出动。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受到了来自帝国主义的直接武力威胁!起初,战争的形势对朝鲜有利。然而,自9月15日凌晨,美军7万多人在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指挥下,于仁川登陆后,战况急转直下,朝鲜人民军在两面作战不利的形势下被迫实行战略退却。以美国为首为主的“联合国军”大举北进,28日攻占汉城,29日进抵南北朝鲜的分界线——“三八线”(北纬38度线)。10月,美国把战火烧到我国东北边境。面对这一形势,我国于10月19日派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并在全国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

美国侵略朝鲜和占领台湾这两个严重事件侵犯了我国的主权,直接关系到新中国的安全,也引起了国际舆论的严重关注。当时,以苏联为首的和平民主阵营对美国的侵略极力反对,对我国表示全力支持;印度当时奉行不结盟政策,作为我们的友好邻邦,对我国的处境也十分关注和同情,力图缓冲和调停这一紧张局势;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则竭尽全力为他们的侵略行径辩护,企图扩大其侵略战果。这样,官司就打到了联合国上。8月,周恩来总理兼外交部长代表我国政府致电联合国,控诉美国的武装侵略,要求安理会制裁美国侵略者,促使其撤退侵略军。美国则倒打一耙,颠倒黑白地提出“中国侵略朝鲜案”。按照联合国宪章,安理会在讨论争端的问题时,必须邀请有关的当事国参加讨论。联合国秘书长赖伊虽然一向唯美国马首是瞻,此时也不得不向中国政府发出邀请。虽然我国政府早已任命张闻天为常驻联合国代表,但是我国在联合国的正式席位却被美国庇护的蒋介石集团代表占据着,张闻天一直未能赴任。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对我国还很不了解。对此次派代表参加联合国大会发出自己的声音,无论对我国还是全世界,都意义非凡,也引起了各国广泛关注。

经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郑重考虑,决定组成新中国赴联合国大会代表团,由伍修权任特派代表(同时也是新中国赴联合国大会代表团团长),乔冠华任顾问,龚普生、安东、陈忠经、浦山、周砚、孙彪、王乃静为代表团成员,前往联合国。代表团组成后,周恩来以外长名义于10月23日致电联合国秘书长赖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业已任命伍修权为大使衔特派代表,乔冠华为顾问,其他7人为特派代表之助理人员,共9人出席联合国安理会讨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所提出控诉美国武装侵略台湾案的会议。”电文还提出,代表团成员均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护照,因中国与美国没有外交关系,特请赖伊帮助中国代表团成员办理赴美入境手续。不久,联合国就通知中国政府说,入境签证地点安排在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并从那里前往美国。

美国虽然能够操纵联合国,但请中国代表团来联合国讨论是联合国宪章规定的,美国也不能反对。但他们心里是很复杂很不是滋味的,所以处处制造障碍。甚至说对于共产党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的提法,不应该是“邀请”,而应该是“召唤”。对此,苏联等国驳斥了美国代表的提法,认为“召唤”一词完全是殖民主义者和帝国主义者对其奴仆发号施令的字眼,根本不能用于新中国这样一个管理着几亿人民的主权国家。埃及代表也力主正义,表示,讨论有关某个国家的问题,让这个国家的代表出席会议,符合联合国宪章,并且已有先例,邀请中国代表团来联合国是顺理成章的事。经过激烈辩论,大会再次作出决议,重申了对中国的邀请,并立即通知了中国政府。而此时中国代表团早已到达纽约了。周恩来外长随即复电说,中国代表团已在纽约,随时可以参加会议。

就这样,在被美、蒋联合封杀多年后,新中国的代表首次出现在联合国的讲坛上。按照毛泽东的说法,“伍修权大闹天宫去了”。

在中国代表团即将出国时,麦克阿瑟正在吹嘘:“士兵们可以回家过圣诞节。”但是,当伍修权一行到达纽约时,美国报纸上又登出美军在朝鲜“全线溃退”的,美国和西方震动了,他们不得不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待中国代表团。

11月24日,中国代表团飞抵纽约,苏联代表马立克和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国代表以及联合国礼宾联络科科长到机场欢迎,美国一些进步人士也到机场欢迎。伍修权在机场发表了以争取和平为主旨的简短讲话。中国代表团到达联合国后,受到人们的格外关注,也成了美国以及世界各大报的要闻。

当中国代表团进入政治委员会会议厅时,正在发言的苏联出席联合国大会代表团团长、苏联外长维辛斯基立即中断演说,向合法的中国政府代表表示欢迎并祝中国代表团成功。伍修权一行在联合国官员的引导下,到安排的位置就坐,桌上放着写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席位标志。这个牌子虽小,但在这个大厅里却格外醒目。因为在当时的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还没有承认我国。美国等资本主义大国,对新生的人民中国,采取了拒不承认的“鸵鸟政策”和敌视态度。所以,牌子不大,却是众人瞩目。而这个牌子对于有名的反共死硬分子杜勒斯来说,则更加刺眼,因为他的位置与伍修权之间只隔着英国代表杨格,相距也就1米左右,可他却强作镇静,装作根本不注意中国人的样子。然而,谁心里都知道,中国代表团的出现,不啻在联合国掀起巨澜。

美森快船
监护仪
星力注册送分

相关推荐